默默炖肉填坑的二哈

cp主:狼赤,鐵競鐵,劍酆,空欲,封蕭【布袋戲,動漫,英美劇,橙光。】

想吃mv……

最近吃到古龙群侠传这首歌…mv之魂熊熊燃烧……尤其是【喝最烈的酒 恋最美的人】立马脑补攻君飲酒队伍鐵驌求衣千雪孤鳴劍無極戮世摩罗……以及受君美人隊伍競日孤鳴赤羽信之介豐都月欲星移……雖然腦補的是cao最美的人……………………誒嘿

【abo设定】【山松晨露清風口味alpha封x熾烈焚火鳥羽口味omega蕭】←瞎雞兒胡編的口味
爱天枢身上味道爱的不得了的风巽和每天都对喜欢咬着自己脖子耍流氓的风巽没辙的萧天枢。
【蕭】風巽你有完沒完。
【封】一會會兒就好了,師弟身上的味道真是欲罷不能……(⁄ ⁄•⁄ω⁄•⁄ ⁄)
【擅自給師兄添加了痴漢屬性嘻嘻】

【封/風蕭】孕期二三

【懷孕生子梗,雷慎,不負責任。霸道仙君甜寵魔尊。】

自蕭天樞腹中有后以來,除了凰族格外關注這位未降生的新主人,最操心的當然還是風巽。蕭天樞身為魔尊不能離開靈天,風巽便三天兩頭扔下自己仙君的職務,恨不得每分每秒都粘在蕭天樞身上才行。
“天樞,天樞,來,嚐嚐師兄特質的銀耳蓮子羹。”
“天樞,你休息一下,對身體不好。”
“天樞,你想吃什麽,想不想……”
蕭天樞發誓如果他曉得風巽是這樣一個不夠穩重的人,他絕對會等蛋生出來再讓風巽知道。
“封寒意,你可以回去了。”蕭天樞忍著不止一點暴躁的脾氣,試圖和風巽講道理。
“那怎麽可以。”風巽也擺出一副講道理的樣子,極其認真的皺著眉頭。
風巽彷彿覺得這樣就能看起來比較有威嚴,實際上他面無表情的時候那雙眼睛裏隱藏的風暴才真正有令人感到压迫的力量。
蕭天樞看著風巽這副不講道理的模樣,頭疼的閉上眼睛。“我不需要照顧。”
“我覺得你需要照顧,你看,如果沒有我提醒你又要忘記休息。”
“因為我不需要休息!”蕭天樞簡直想把這個人扔出去,他揮手凝出一小團急促灼熱的火焰砸向風巽,試圖讓他知難而退。然而這樣的威嚇對於已經能熟練運行造化之力的風巽全然不在話下,風巽輕盈的將那團迎面而來的火焰接住后攏在手心裏,他攤開掌心運起風刃,纖細尖銳的鋒刃不足以熄滅那團凰火,卻是將之切分雕刻,成為一朵搖晃閃爍的花朵,綻放在風巽的手中。
風巽把那團明晃晃的凰火花舉到蕭天樞眼前,脾氣暴躁的魔尊愣了愣,終究還是忍不住露出一點笑容。嘴裏卻還是冷漠道:“無聊。”

【鐵競】美食博主的私房菜

“叮——”
【特別關注】@北競王 今日快手菜,胡蘿……

鐵驌求衣盯著電腦屏幕上那條提示,微乎其微的皺了皺眉頭。他很快點開那條提示,然後在那條點贊還為零的微博下點了個贊。

“這人都連著一個月給你首贊了,怕不是暗戀你哦。”
千雪孤鳴撇了一眼競日孤鳴的電腦屏幕,隨口說道。
現在網絡上得網紅千千萬萬,導致看客們也很少天天追著同一個人,這種能天天搶到頭贊的粉丝不是閑的沒事做就是只特別關注了這一個賬號。
競日孤鳴笑了笑沒有搭話,御兵韜這個賬號他從半年前就注意到了,一開始是連著每條動態都點贊了一番,而且中間的時間間隔都很長,可以看出來是仔細看過每條信息才點的贊。至於現在這是一連一個月都給他點首贊,但這個人從來不評論,很容易被誤認是電腦刷贊,但又和電腦不太一樣。他點開御兵韜的主頁,簡潔空白,個人信息也是空白,但空間內卻偶爾會有一兩篇很長的文章,大多數是軍事評論或者書籍鑑賞。

鐵驌求衣是一個退休軍人,從退休后才開始接觸這些新興的網絡平台 ,由於大部分都屬於快餐文化,內容几乎没什么營養因此他不算很感興趣。直到他偶然刷到來自小妹的,一條賬號名為北競王的美食博主的推送。這人喜愛美食,擅長品酒,常常發表一些很專業的美食評論,從米其林高級餐廳到街邊蒼蠅小館,只要能得到他肯定的都一定會引來一大批食客前赴後繼的打卡。此人還喜愛旅行,因此個人博客內也常常上傳一些異地的美食餐廳和風景人文的照片,這些照片又透露出來此人在攝影方面不凡的造詣。但真正引起鐵驌求衣興趣的還是那些對於各地人文歷史的短評,很多都簡短而精闢,甚至需要很深的文學功底和歷史底蘊才能真正看懂。鐵驌求衣在閱讀這些短評和遊記的同時,才會稍微關注一下發在這個博客內的美食介紹,有時還會跟著食譜做菜,味道著實不錯。因此鐵驌求衣就在小妹的教導下學會了特殊關注。

只不過今天,這個賬號的主人似乎遇到了一點困難。
@北競王:哎呀呀 小王最近又窮啦,吃土,只能去公司打工了(/大哭)寶寶們,過兩天再更新哦。

鐵驌求衣想了想,也是,只發這些博客怎麽能賺錢呢?

【叮——】
賬號@御兵韜為您打賞二百元
【叮——】
【叮——】
【叮——】
【叮——】
競日孤鳴看著那一串打賞信息,忍不住噗的笑出聲來。

鐵驌求衣則是在想對方有了這一千元至少是暫時不用吃土了。


【——閑得無聊瞎雞兒寫】

【夢境記錄】鐵競·薔薇花和將軍與世界書

【這是很早之前的一次夢境,由於整個夢的背景比較大,基本上只零星記得一些碎片,等哪天有空就把他們拼湊出來】

競日孤鳴是某個权高位重的伯爵家分支部分的大當家,由於身份尷尬,從小就被很小心的保護同時也被嚴密的監視。某一次外出時,競日孤鳴路過一家舊書店,被門內晦暗不明之中閃耀著的星火般的光芒所吸引而一步步隨著指引走進了書店深處。在暑假的某一格內,空間被扭曲了,競日孤鳴被捲入那片扭曲在一小個的空間里。
那就像是隱藏在一個舊書店格子內的巨型圖書舘,四面都密密麻麻排滿的書,有些很厚有些很薄,但全部都用同樣的風格裝訂起來。那些書架很高,高的看不到盡頭,明明是在一個密閉的空間裏,卻似是有光打下來,抬頭看過去的時候,灰塵如紗網一般飄在光影之間。書架間偶爾會有空出的格子,裏面總會開出來一兩朵白色的花。那些花很漂亮,卻並沒有太多生機。
那些書都沒有名字,文字也異常晦澀難懂,無法辨別出是哪一種文字。競日孤鳴出於好奇,簡單的翻看了一些書,發現每本書都有一些微妙的不同。大部分很厚的書會分段,但很薄的書籍卻很少,那些薄一些的書籍就像覺得分段會浪費時間一樣,文字也常常出現重複,甚至有些部分會有兩三行都是同樣的文字的情況出現。那些文字如同流水一般急促簡潔,但也同樣很難懂。
競日孤鳴只看了一些,就因為聽到門外僕人的呼喚而停止了。
本來競日孤鳴並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只當那裏神奇的地方。但是到了晚上,神奇的事情發生了,他夢到了一個他從未見過的地方,湖泊,山脈,還有遠方青色的古堡。他可以在天空中飛翔,腳下的河流缓缓流淌,他猜想自己變成了某種體型嬌小的鳥類。這夢鏡過於真實且不會被遺忘,競日孤鳴開始想到這或許和哪些神秘的書籍有關。那條潺潺流水讓他想起了那長達兩行重復著的文字。
他開始頻繁的潛入那片神秘的格子裏得圖書舘,他为那些書籍取名為世界之書,因為那些書籍內記載的內容遠比其他書籍要豐富,信息量極大。閱讀這些書籍使得競日孤鳴在閱讀這些書籍的兩三年內智力飛躍般的增長,旦為了隱藏這些,他平日從不表露出來任何異樣。但同時他也主見發現了世界之書記載的不僅僅是一些人文地理。他已經明白沒一本書都來自不同生物的角度,有些過於沉重的書大都來自一些古老的大樹,而過於簡明的則屬於昆蟲或者微生物。但真正有趣多彩的仍然是人類的書。
這些書逐漸賜予競日孤鳴一些能力,使得他可以在這個摺疊起來的空間裏藉助錯位的部分向書架得上方攀登。然而越是向上的書便越是難懂。就如同一個底端的人在考慮一日三餐,而上位者則在思考更多的事情。這些書架的排布其實更類似一個生命的金字塔。
競日孤鳴主見開始發現這些文字其實在記錄這一個久遠時間的歷史,但不只是一個很小的地方,而是那一段時間整個世界的歷史。
由最初簡單的風景和人文 到後來越來越沉重的戰爭陰影。
整個時間籠罩在一個邪惡巫師的統治之下,競日孤鳴甚至在夢中驚醒 他看到滿天的血花落下來,最後一幕便是人類肢體的殘骸從天而降,但同時讓他無法忘懷的還有一個人的身影。
他記得那的名字鐵驌求衣。
那是一個身披鎧甲的人類將軍,他紅色披風帶來的是與巫師全然不同的感覺。那並非絕望和黑暗,而是隱含人類最值得讚頌的品質,堅毅果敢,不懼一切。
這位將軍被預言為能夠殺死的巫師的存在。但在看到鐵驌求衣時競日孤鳴感受到一些異樣的情緒,因為那些情緒並非是來自於這本書所描述的主人的情緒,而是關於競日孤鳴自身隱藏在深處的情緒,那份或懷念,悲傷,又或是愉快,熱切的感情讓競日孤鳴感到困惑。那種熟悉感就彷彿看到了很久不見的一個人。
巫師不顧一切的把將軍囚禁在了他的閣樓裏。那裏沒有時間,沒有生命,甚至沒有色彩,所有東西都是灰色的。
競日孤鳴逐漸開始發現事情的不對勁了,他發現自己讀的最後一本書,是屬於那個巫師的。他看到那些戰場,以及他腳下死去的人們。他感受到那種瘋長的邪惡和慾望。當他攀登到那些書架的最高處,就看到了那扇門。那扇門上纏繞著藤蔓,上面開滿了紅色的薔薇。競日孤鳴在一瞬間明白了所有時間的發展,並在即將讀完的一刻合上了那本最後的世界書。
巫師卻在這個時候出現了,他氣急敗壞,競日孤鳴是這麽多年來第一個識破他詭計的人,這些世界書其實是一個十分冗長的魔法,他會在每一次被不同人閱讀過之後加強對被囚禁者的封印。然而競日孤鳴卻沒有讀完最後一頁書,他帶著書逃向了那扇門。他開始明白那些空格子里的花代表了什麼,也明白了那扇門後面正關著被預言唯一能殺死巫師的人。他打賭這最後一本書正是能夠打開門的鑰匙,最終他成功在被抓住的前一刻進到了門裏面。
【夢的最後就停留在從鐵驌求衣視角看到的,從發光的魔法陣從天而降的美青年競日孤鳴。由於囚禁鐵驌求衣的地方被無視剝奪了聲音和色彩,因此從外界突破禁制的競日孤鳴暗紅色的禮服對於幾百年沒見過活人和顏色的鐵驌求衣來說可以說是十分鮮艷了……另外那些書閣里的白色花朵都是讀完書被巫師囚禁起來直到崩潰死亡的人們的靈魂開出來的白色花朵,有顏色的時候說明還活著,巫師也是用這種方式判斷鐵驌求衣的死活的……這個夢不完整 ,鐵驌求衣和競日孤鳴之間還有更深的過往 ,競日孤鳴還有一個設定其實是預言家,他預言了巫師和鐵驌求衣的未來,同時又用自身改變了這個預言。世界書中的漏洞也正是因為缺少了競日孤鳴身為預言家的重要一本才出現的,這也是為什麼競日孤鳴可以打破那扇門,因為他本身就是這整個魔法的漏洞。類似於系統bug?(喂)但因為他抹殺了自己的存在改變了預言,因此只有鐵驌求衣知道他的存在,基本上就是夫妻檔坑了一發巫師。(……)希望以後能有機會把他們拼湊成一個完整的故事】

看到这神秘的标题突然脑补了美食博主竞日孤鸣和特别关注了北竞王账号的鐵驌求衣長期點贊不評論又暗搓搓做菜得有病故事【……】

【記梗】劍酆·臨江仙

遊俠劍無極出師門後捲入苗疆與中原之爭,因蕭無名與神蠱溫皇舊約,重傷後為神蠱溫皇所擒並被迫學習縹緲劍,而实际上神蠱溫皇很少親自教導,而是由化身為任飄渺的酆都月代勞。
由於半年期間杳無音信,同師門的雪山銀燕出山尋找失蹤的師兄,半路意外解開燭九陰的結界,兩人的出現攪亂了兩派的鬥爭,神蠱溫皇因而對蕭無名的舊約失去興趣並命令酆都月殺掉劍無極以絕後患。
卻不想酆都月並未刺死劍無極而是劍鋒偏了半寸,劍無極墜入山下後不知所蹤。
期間燭九陰之乱持續三年,最後以雪山銀燕自廢一條手臂阻止燭九陰滅世之危並與之一同消失在時間裂縫中。燭龍之亂有過兩年後,酆都月在執行任務時偶遇劍無極,從未在劍無極面前路過真面目的他並未多做停留,卻在關鍵時刻被劍無極阻礙,在打鬥中酆都月驚覺劍無極水平已經和他幾乎不相上下,就在僵持之時酆都月卻因為劍無極忽然叫出的一聲“師尊”而走神,被劍無極打敗後失去意識,再醒來時卻發現自己被困在了一處山澗的結界裏。

——“師尊,我一眼就認出你了。”
————————
————————
本篇和牛蟹某篇屬於同一個設定,也是以後再說系列
這個系列劍無極會略黑

【鐵競】記梗·盾爹鐵x琴爹競

【對於x三這個遊戲我玩的也不多 基本半年上一次 嘗試過很多門派 基本就是單純接任務和瞎點技能的狀態 因此如果有寫的不對的地方請適當諒解並指出~】

鐵驌求衣會玩遊戲其實一開始也只是因為桂妃喜歡,他不是一個喜歡玩遊戲的人,基本上對他來說這差不多和浪費時間是一樣的。
“大哥,你怎麽這麽久,等級還這麽低,這樣沒法帶你一起玩啦!”語音那頭傳來小妹不滿的抱怨聲,“就說幫你找個代練嘛。”
“不用,我很快練上去。”鐵驌求衣唯獨喜歡守著自己這種凡事都要親自動手,哪怕是遊戲也是如此的底線。“你去玩吧。我練好了告訴你……”
“不許偷懶喔。”
桂妃那頭掛了語音,鐵驌求衣轉過來接著練級。這個遊戲的門派有不少,鐵驌求衣選來選去還是選中了c雲這個門派,硬漢辦的軍人形象讓他想起曾經軍隊的日子,頗有些親切感。
由於不怎麽玩,鐵驌求衣對這操作還十分生熟,無論是輕功還是技能都用的不順手。他又不與其他人組隊,因為只能一個人單刷。進度雖然慢,但他也也想藉此好好熟悉操作。這個門派的輕功十分難操作,鐵驌求衣摔死幾次後決定先把注意力放在輕功上,雖然又陸陸續續摔死了不少次,但總算是漸漸掌握了一些要領。
他正控著角色爬樹,視野里卻跑過一個身後拖了一串小怪的花蘿,那嬌小的身體奮力的逃命,血量卻在一點點減少,眼看就要掉沒的時候,鐵驌求衣跳上去,幫她清掉了那些緊追不捨的小怪物。
清掉怪物的鐵驌求衣正要接著控制人物去練輕功,就見左下角的對話框閃爍起來,點開一看,是剛剛被他救了的花蘿,他調轉視線,果然看到一個嬌小的女孩正站在旁邊。
“謝謝你,可以加你好友嗎?”
鐵驌求衣還沒弄明白如何在对话框里打字,對方的好友申請已經發了過來,鐵驌求衣猶豫了半秒還是點了同意,於是他只有一個好友得列表裏終於多了一個人。
這個花蘿的名字叫夜聽雨,似乎是剛剛從門派出來不久,也是一個新手,正在跌跌撞撞的學習怎樣做一個奶花。
“我們以後組隊好不好,我跟著你,可以當你的奶。”
鐵驌求衣想了想,組隊即可以加快進度,又能互相學習點東西,不失為一個好選擇,於是奶花就成了他的綁定奶花。
後來奶花又以方便聯絡為理由,要到了鐵驌求衣的w信,兩人組隊刷任務,鐵驌求衣的等級和奶花都蹭蹭的漲了起來。
直到有一天,鐵驌求衣和奶花在刷任務的時候被一眾高級別帳號圍攻,對方甚至追到了復活點圍追堵截。
在鐵驌求衣死了三次之後,奶花突然給鐵驌求衣發來消息,“等我。”
隨後奶花下線了。
就在一眾人嘲笑著鐵驌求衣的時候,他們忽然發現集體被加了仇殺,並且在還沒來得及反抗的情況下被一個琴爹,一個霸刀,還有一個五毒給團滅了。
遊戲外千雪孤鳴玩著毒奶,不滿的抱怨競日孤鳴拉著他和羅碧來虐菜。
鐵驌求衣默默的從殘血中爬起,屏幕上亮起的懸賞提示。
嗯 他們可能再也無法進入遊戲了。
就在這時,系統提示了琴爹的好友申請。
北競王。
鐵驌求衣又猶豫了半秒,點了同意。
隨後屏幕上又出現了琴爹的情願邀請,鐵驌求衣手一抖差點就同意了。
“怎麼拒絕了?”
北競王發來一個難過的表情。
“你是誰,”鐵驌求衣冷靜的看著他。
“我是你的情緣呀。”
“今天謝謝你,再見。”鐵驌求衣用輕工飛走了。五分鐘之後他發現琴爹飛得比他快多了。
“你可真薄情,我救了你,難道你不能以身相許嗎。”
鐵驌求衣很快覺得這個人可能腦子有問題,但他又忽然想起了那個花蘿。
“你是夜聽雨嗎。”
“是呀。”琴爹很大方的承認了。
“小號?”
“是呀~”
鐵驌求衣默默把琴爹和花蘿一起拉黑了,然後退出了遊戲。
“我不玩了。”
“唉唉 為什麼?”那頭的小妹很震驚。“怎麽了?”
鐵驌求衣覺得這個遊戲充滿了奇怪的人,他把事情大致讲了讲,那邊的桂妃聽到那幾個名字的時候沉默了足有一分鐘,
“北競王?孤雪仟銘?藏鏡人?”
桂妃默默流淚,這可都是平日裏見不到的大神啊!
等等。
“那個,大哥你說……那個琴爹和你求情緣?”
鐵驌求衣也覺得有點怪怪的,“他可能只是無聊吧。”
畢竟還有閑工夫裝小白花蘿和他練級 應該挺閑的。
“這可是大新聞!我得和親友們好好說說。”
事實證明桂妃賣的一手好大哥。
這些八卦一傳十,十傳百,自然不可能不傳到當事人耳朵裏。
競日孤鳴對千雪孤鳴神秘的笑了笑,“你看,我就说不用多久就能找到他。”
千雪孤鳴無語的斜了他一眼,找赤羽踩地圖去了。
一個月後鐵驌求衣被桂妃邀請去了一個聯誼會,他很少來這種地方,這次是由於桂妃一定要他來才不得不走了一趟。
聯誼會的人卻特別少,只有桂妃和另外一個男人,一個長的挺好看的男人,劉海一絲不苟的在一邊,身穿一件長袍掛,溫文爾雅的笑著,那雙眼睛卻在盯住鐵驌求衣時多了一點特別的笑意。
“大哥~他是競日孤鳴,他是個超級厲害的c歌!”
鐵驌求衣剛剛坐下,聽到這個名字再看看对方笑的瘆人的表情总觉得莫名升起寒意。
桂妃緊接著就以上廁所為借口匆匆離開了。
气氛一度有点尴尬。
但是競日孤鳴看起來一點也沒感覺氣氛過於沉默,而是興致盎然的盯著鐵驌求衣。
“其他人何時會來?”畢竟是聯誼總不能就仨人。
競日孤鳴卻一副很理所應當的樣子,“還有其他人嗎?”
鐵驌求衣此時更加覺得有點不對勁,他本來想趁著人多好偷偷離開的。
“這不是聯誼會?”
“還有一個說法叫面基。”
這個詞比桂妃常說,基本上就是網絡上的朋友們約出來玩玩的意思。
等等。
“你遊戲id是什麽。”
“北競王。”競日孤鳴還是笑得理所應當,“還有個小號叫夜聽雨。”
鐵驌求衣起身就要走,卻被拉住了手腕。
“你可真薄情。”這個在遊戲裏裝了幾個月奶花的男人眼睛里滿是憂傷,“我可是你的情緣啊?”
——————————
——————————
隨手記梗看起來挺ooc的如何有可能再寫出來,畢竟對遊戲很不熟悉
夜聽雨這個名字來自一首歌 山外小樓夜聽雨,裏面有競日孤鳴的馬甲『小樓』這兩個字而已。
鐵驌求衣的馬甲自然就是御兵韜啦,職業是瞎寫的

【封/风萧】知天寒

【囤个糖】
在封寒意的认知当中,萧天枢应当是怕冷的,尽管他身为赤凰魔尊,平日里用的元素也是火属,但或许是对方毒发时躲在薄薄的棉被里颤抖的模样在记忆里根深蒂固,让他几乎把这个认知当做了真理。
所以当风巽像个老妈子一样追在萧天枢身后要给他加衣服时,萧天枢总是摆上那张少有表情的冷漠脸,认认真真并且气势汹汹的质问。
“风巽,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当然没有毛病。”风巽也严肃认真的回应萧天枢的质问,一般来说只要不把人逼急了,是不会挨揍的。“我总觉得你会冷。”
“……”萧天枢皱着眉,看着风巽良久,才闭上眼睛,耐着性子说道,“我说最后一次,我不冷。”
他功体早已经恢复,毒也早已消解,怎么还会轻易感到寒冷。
风巽抱着披肩,仍然不甘心的挡在萧天枢面前。风巽还是封寒意的时候,可从来都敢不要脸的凑上去缠着萧天枢,那时候仗着萧天枢打不过他,可是没少占便宜。但现在不行了,风巽着实有点想念曾经的日子,养着一个不肯叫他师兄的坏脾气师弟,在不为人知的时间偷看师弟洗澡。
那时候的日子多美好,可放下眼前这人连封寒意都不愿意叫,更不要妄想什么师兄了,只怕刚刚提出来这只脾气火爆的赤凰魔尊就会当场掀了屋顶。
“能不能让开。”萧天枢见到风巽又不知道站在那里看着自己发什么呆,所剩无几的耐心立刻耗没了。“没见过你这么婆妈的人。”
萧天枢想从旁边绕过去,不想风巽也跟着跨步,稳稳挡在了他面前。
“封寒意,你烦不烦。”
被惹得没了耐性,这个称呼几乎是脱口而出,萧天枢自己也愣了愣,本就不善的脸色变得更加沉郁。“让开。”
“我要是就不让开呢?”风巽笑嘻嘻的看着萧天枢。
萧天枢看着风巽的笑脸,为那熟悉的笑容而恍惚。
封寒意。
萧天枢心中蹿起一阵无名火,他想起来这个人曾经不负责任的话语和承诺,一句咒骂噎在嗓子里。他冷冷的看了一眼风巽,随后干脆化了凤凰,凌空而去,留下几根飘落而下的赤红色的尾羽。
风巽看着那抹迅速消失在视线中的凰影,心中默默叹息,看来要重新取得信任并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情。
那以后,让我来对你好吧。
片刻后,清风卷起一道白色的身影,追随着赤色的凰影掠过天际。
【单纯的想要写师兄把天枢宠上天的日子】

春拾記得南柯
真的非常好看 尺寸也很合適就像訂做一樣 繡花精緻 楓葉和銀杏 配上橘紅色的裙子 這套南柯浮夢很驚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