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炖肉填坑的二哈

黑金光不黑角色,動漫英美劇等,cp主:狼赤,鐵競鐵,劍酆,靖苏,诚楼,喬葉【不拆,拆的可以做朋友但是憋跟我說溫赤溫俏和千競】

欲買桂花同載酒,
終不似、少年遊。

【劍酆】記梗·江南

撐船的搖櫓人唱著歌,船頭劃開水面,那水清透見底,水底的卵石泛著瑩潤的光澤。
在水上行了七八日,劍無極已是萬分想念陸地的感覺,酆都月卻一副習以為常的模樣,站在船尾看著那些起伏連綿的山巒。

江南的鎮子就像宣紙上的水墨畫,青岩如同暈開的墨,濃中有淡。
鎮子的集市上叫賣著什麼,劍無極看著那些青翠的蓮蓬,忍不住好奇,“這是什麽?”
“蓮蓬,沒吃過嗎。”
“沒有。”劍無極跑上去,“怎麼賣的?”
賣蓮蓬的婦女抬頭看著劍無極,臉上驀地一紅,旁邊的幾個女人也都把目光聚集到這兩位頗為俊俏高挑的公子身上。
劍無極聽見對方用軟糯的南方口音說了什麼卻完全沒有聽懂,只得去看一邊的酆都月。
“他說,俊俏的哥哥,這蓮蓬你如果喜歡,就給你兩個。”說到這裏他目光閃了一下,便轉身去看不遠處得拱橋了。
“你聽得懂啊,能不能幫我跟他說聲謝謝。”
酆都月看著抱著兩個蓮蓬看起來頗興奮的劍無極,只能照做。
南方的口音软软糯糯,時常如同含著一汪水,習慣性拖起来的音尾也讓這门语言聽起來總是如此輕柔委婉。劍無極不知曉酆都月出身江南,不過這也解釋了他身上那份儒雅溫潤的氣質從何而來。
酆都月說完再回來的時候,懷裏竟然還多了些水果和鮮花。
【一直覺得口音是個很戳萌點的梗】

【安赤】咖喱和胡蘿蔔

【對目前劇情完全不負責任只想撒點糖加上沒有安赤可以吃真的很寂寞。】
完成調查任務之後已經是後半夜,按理說凌晨三點這個時間,平常的居民早已經入睡,街道空無一人只餘月光滿肩。不知不覺中沿著街道走過,忽然視野中就多了一抹光亮,熟悉的建築,熟悉的門牌,工藤二字已經因為歲月打磨變得有些破舊。
安室透從鼻子里哼出一聲,故意重重的扭過頭去,猛地邁開腿打算揚長而去,當然最好能弄出一點聲響,最好還能引起房子裏租客的注意。
冲矢昂確實注意到了在自己門口徘徊的男人,每天習慣性的關注周邊環境讓他總是會在決定入睡前站在床邊進行最後一次密切的觀察,隨意當他看到再次轉身回來的男人后,他笑了笑,然後下樓去吧冰箱裏剩下的雞肉咖喱重新放到爐子上熱了起來。
一陣急促並且缺少禮節的鈴聲過後,安室透看到了對方那張偽裝過的臉,他一如既往冷漠的瞥了對方一眼隨後用自己的肩膀撞開擋在門口的衝矢昂。
“喔,這麽晚還在吃咖喱嗎?”安室透在門口脫了鞋,熟門熟路的從鞋櫃里拿出來一雙拖鞋,穿上就往廚房的方向去了。
“還剩下一些,正好都吃掉吧。”衝矢昂適應變聲器的時候聲音聽起來格外溫柔又彬彬有禮,此刻頗有一點賢惠的感覺,和那個總是陰沉冷漠的人全然不同。
安室透撇撇嘴,把注意力放到廚房那鍋咖喱上面,很香的味道,這倒令人意外——“看不出你還有這等閑情逸致。”
“唔,我發現做飯可以轉換心情,很不錯哦。你也可以試試。”
沒錯,就是這種無所謂的懶散態度,實在讓人火大的很。
安室透打開冰箱的門,從裏面拿出來一根胡蘿蔔,清洗乾凈後就拿起菜刀飛速的削成圓塊,末了還在邊緣切一切,就成了幾朵小花。
“啊、”衝矢昂看著安室透把胡蘿蔔一股腦扔到咖喱裏,想要加以阻止卻已經晚了。
安室透拿著長勺攪和一陣,才出聲問他。“什麽事。”他看了看衝矢昂又看了看面前得咖喱,“難不成,不喜歡吃胡蘿蔔?”就像小孩子發現了有趣的東西,很想惡作劇一番似的。
“唔。不如說,很驚訝你頗有生活情趣。”衝矢昂說的是那些被削成花的形狀的胡蘿蔔塊兒。
“在咖啡廳工作就會有這樣的習慣,食物精細好看客人才会喜歡。”安室透不在意的攪動著食物。
沒錯,安室透則是個認真到細節的人,無論是嚴峻的任務,還是為了掩蓋身份的服務員身份,他都會認真的做到每一個能做到的事情,擁有著絕對的紀律和自豪感的一名公安。
除了對赤井秀一這個人的不滿,還有陳年舊事留下的刻印,但無論如何,赤井秀一這個人都已經成為一個絕對能觸動神經的存在。
“再煮,就不好吃了。”衝矢昂出声提醒,那點細微的焦糊味不是什麽好的預兆。
安室透回過神來,他關掉煤氣,衝站在一邊兒的衝矢昂抬了抬下巴:“米飯呢?”
衝矢昂這才從靠著門框的懶散姿勢恢復過來,伸手指了指冰箱。安室透從裏面找出来一盒用保鮮盒裝著的白米飯,扔到微波爐裏熱一熱,澆上咖喱就成就了一碗美味的夜宵。
看起來對方並不打算跟他分食了,衝矢昂輕輕嘆氣,安靜的看著安室透在他面前把那一大盆咖喱吃了乾乾淨淨。
酒足飯飽,安室透也不打算多留,把鍋碗都洗乾凈才來到玄關穿鞋。
“路上小心。”衝矢昂仍然遠遠的站在一旁,看著安室透在穿鞋,開門。
“咖喱,還不錯。”
說完,快速的關了門。
“哼,當這裏是食堂嗎。”
衝矢昂瞇著眼睛,仍然那樣懶散冷漠的笑著。


【鐵競】老古董·捌

剩下的工程不多,鐵驌求衣兩三天就把餘下的活計做完,等刷上的油漆幹掉也就完工了。為了讓競日孤鳴坐著舒服一點,鐵驌求衣沒有做成自家小妹的那種簡易的兒童鞦韆,而是把坐著的部分做成了有扶手和靠背,較為寬敞的椅子,擺上兩三個靠墊供一個人小憩一下都是沒問題的。
鞦韆做好了卻不能馬上一試,競日孤鳴揹著手在旁邊左看看右看看,卻還是因為濃重的油漆味兒暫時按下了心中焦急。
不過早前為鐵驌求衣定製幾套衣服這日是完工了,包括兩件常服,兩套襖子,一套講究一點的正裝,還有一套顏色稍微鮮艷一點,那是為了過年準備的。鐵驌求衣身材較為魁梧高大,常服大都貼身,哪怕是較為刻板的襯衫都能隱隱透出緊繃的肌肉感。袍掛相對來說要寬鬆不少,不算太顯身材,卻因這家老裁縫店高超的裁剪手藝和標準的形制,使得那身衣服有著不顯出力量的斯文,正襯出這個年紀的男人特有的內斂深沉的氣質。由於本身肩寬腿長,穿起掛袍的鐵驌求衣不同於競日孤鳴的纖細,而是厚重沉穩感更多一些,尤其是撐掛起衣料的結實的胸膛和寬厚的肩膀,就如同古木之根,雖古卻勃發,底蕴厚重。
競日孤鳴看著鐵驌求衣把幾件衣服挨個試過之後,尤其青睞其中一件綴了毛領邊的襖子,顏色紅褐,帶著紅色提花,不顯得暗沉又不會太過鮮艷,過年時穿正好。
想到過年這個問題,競日孤鳴這才想起來往年三十兒都是要回本家去過的,這是孤鳴家從三輩前就有的規矩,一直延續到現在。鐵驌求衣如今退伍快一年,無親無故,唯一一個妹妹遠在歐洲,想來也要工作無法回來陪他,自己若是回去,那麽就只剩下鐵驌求衣一人過年了?想到這裏競日孤鳴萬分躊躇,家規不可破,他又實在不想留鐵驌求衣一人過年,如何是好呢?但就這樣帶上一個外人回去總歸不妥,從前夙也因是和孤鳴家沾親帶故才不覺得奇怪,鐵驌求衣卻只是個相識不出幾個月的……
“怎麽?”鐵驌求衣見競日孤鳴半天也沒說話,低頭看了看,“不滿意?”
“啊,沒事。”競日孤鳴醒過神來,伸手幫鐵驌求衣整理領子和袖口,他的手掌滑過鐵驌求衣的胸膛,又在腰後稍作停留。“挺合適的。”
“嗯,也很舒服。”鐵驌求衣撫摸著那一看就價格不費的面料,“多謝你。”
“哈,就當作是鞦韆的勞務費吧。”競日孤鳴說完又是瞧了一眼院子裏那隻鞦韆。
惦記著鞦韆,競日孤鳴每天都要去院子裏晃一晃,看一看,總於等過了三天,吃早點的時候,鐵驌求衣慢悠悠的在競日孤鳴第三次對他眼神示意之後開口:“差不多可以了。”
競日孤鳴把自己面前的早點優雅而快速的吃掉,然後背著手晃到了鞦韆旁邊,一番觀賞接觸之後,才坐下來,用腳尖點著地面,一下一下的晃著。
“金池,幫我拿點墊子來吧。”競日孤鳴感受了一會兒就喚來姚金池給鞦韆加了軟墊和靠枕,等到鐵驌求衣吃完早點過去的時候,競日孤鳴已經把鞦韆準備成了一個可以晃動的豪華沙發椅,只是一堆宮廷風格的錦緞枕頭中赫然躺著一隻獅子玩具,正是前些日子套圈兒贏回來的那隻。競日孤鳴顯然很鐘意這隻小獅子,看起來還像是新的一樣,就是手感變得特別柔軟。
“喜歡嗎?”鐵驌求衣看著縮在鞦韆上不想離開的競日孤鳴,繞到後面輕輕的幫他推鞦韆。
“唔,很不錯。”競日孤鳴免了自己動腳,安然的靠在上面,身後的鐵驌求衣不厭其煩的一下一下推著。
“競日孤鳴。”
“嗯?”競日孤鳴瞇起眼睛看著頭頂晃來晃去的樹枝,思維一點點放空開來。
“我……”
“不好了,小御跑了!”鐵驌求衣剛要講話,姚金池氣喘吁吁的從一邊的拱門裏跑出來。她口中的小御就是那隻白兔,這兩天鐵驌求衣總是已要在院子裏做鞦韆怕兔子礙事為理由不讓競日孤鳴把他抱出來,估計是憋的慌,竟然從圍起來一米多高的柵欄裏跳出來跑了。
競日孤鳴彷彿聽到背後傳來一點磨牙的聲音。
“哪去了。”鐵驌求衣面無表情的問道。
姚金池喘著氣指了個方向,下一秒鐵驌求衣就健步如飛的朝那個方向過去了。競日孤鳴戀戀不捨的從鞦韆上下來,也跟著過去。隆冬時節使得草木枯凋了大半,荒涼的小院子此時並無多少可以躲藏的所在,頂多也就只有一些假山假石罷了。那白兔竄進了側廊邊的一片花園裏面,此時應該是明白自己如果出一點動靜就會被找出来,因此悄無聲息的縮在藏身处一動不動。
鐵驌求衣瞪著眼前這片小花園,目銳如鷹的掃過眼前的院落,隨後無聲無息的從腳邊撿起一顆石頭,掂量了一下又把目光集中在一處小小的假山上。他等了一會兒,接著猛然甩手將那枚石子兒扔出去。石頭撞擊發出的清脆的響聲驚動了白兔,小傢伙慌不擇路的衝出來掀動了枯草發出沙沙聲,兩條長而雪白的耳朵就如同旗幟,鐵驌求衣動作迅捷,飛身躍上前去,一把就將越獄還沒能跑的太遠的兔子按在了地上。
“哎呀,轻一点兒。”競日孤鳴看白兔一副要哭了的樣子,終於還是心疼的把它從鐵驌求衣手裏拯救過來。
“沒使勁兒。”鐵驌求衣道。
“你力氣太大,沒使勁兒也不行呀。”競日孤鳴揉著白兔的頭頂。“你瞧,它嚇壞了。”
有那麽一瞬間鐵驌求衣覺得自己彷彿從那隻兔子眼中看到了算計。看著那隻總於心滿意足窩在競日孤鳴懷裏的白兔,鐵驌求衣陷入了沉思,競日孤鳴還是一如既往的抱著兔子在鞦韆上靠著不愛動彈,每次鐵驌求衣要靠近和競日孤鳴講話,那隻兔子就要翻騰出一些動靜吸引注意力。鐵驌求衣於是乾脆拿了一本書坐在院子裏的石凳子上看,他本身有些遠視,平時沒什麽要緊,看書的時候卻要帶上一副眼鏡,同時還要稍稍舉著書本離遠一點。
競日孤鳴發現這似乎是鐵驌求衣第一次在他面前戴眼镜 戴的还是那種老式的黑色框架眼鏡,文绉绉的学究气息軟化了他原本身上所带的軍屬冷硬之氣,倒很像是個老書記似的,就差在手邊配個搪瓷缸子。競日孤鳴越看越覺得有趣,懷裏的白兔還在不老實的折騰,他隨意安撫了一下,用指尖戳了戳那點嚼動不停的粉色的三瓣嘴。“在折騰可就過分咯。”
白兔耷拉下耳朵一下子蔫了下去,竞日孤鸣又抱着它安抚了一会儿就放回了兔窩里。
“鐵驌?”
“嗯。”鐵驌求衣沒有抬頭,目光緊緊粘在那本書上面。
“什麽書這麽好看?”
鐵驌求衣稍微抬了一下眼皮,“素書。”
“好看嗎?”
這一次鐵驌求衣的目光帶了探尋,“唔,書我也曾看過,前幾日閑來無事翻看,發現了你寫的批註,正在看。”
“噢?有什麽看法?”
“你若有興趣,我可以批寫在一邊。”
“好啊。”競日孤鳴很少允許他人在他的書上留下批註,但對於鐵驌求衣的思考,他還是頗有點興趣。雖說口頭交流也可,但互相批寫也不失是個打發時間的好方法。
“對了,你剛剛是不是想跟我說什麼?”
鐵驌求衣放下書,“也不是什麽要緊的事。”
“這樣只會讓人更好奇啊,說吧。”
“我想到一個方法,也許能提高你的身體素質但又不至於太疲勞,還可以循序漸進。”
“噢?願聞其詳。”
“太極。”
鐵驌求衣認真的說道。

【呼,终于磨叽到打太极了,摸摸小手搂搂小腰差不多两个老人家就该捅破窗户纸一起夕阳红了←等等。这篇前前后后写了很久,应该终于快要尾声了吧。】

【天才调酒师x首席CEO】
这不是我要的。
尝尝吧,这可是隐藏菜单噢。

用伏特加和米酒,加以金桂的芬芳甜美调和而来的美酒,是温软的江南香,更是冷冽清淡的崖边月。如此矛盾又完美的融合,使人神思而欲掇之。

【五郎x刀疤大叔】孤独的美食家x深夜食堂

没错,就是这么清奇。
总是四处寻找着食物的五郎,日本的一只地头老猫,某日在繁华的街道深处找到了常驻食堂的故事。
虽然原本深夜食堂的剧里面五郎也有演那位黑道大哥的角色,但果然这种食客x投喂者的感觉又可爱又有点污污的,各方面都要喂饱五郎噢大叔(◍•ᴗ•◍)❤
明明身材高大却总是喜欢挤在店子的角落里,一边吃着自己暗錯錯变着花样想要难住刀疤大叔却每次都吃的不亦乐乎的五郎,和完全不介意的每次都完美端上菜品的刀疤大叔,这样的日常。
感觉相当美味呢❤

老板。
啊,五郎桑,今天又想吃什么呢。
你不会做什么,就请给我来一份那个吧。
哈哈,那是什么啊……

老板,最近很流行看板猫噢,不养一只吗?
啊,那种我有的噢。
咦?在那里在那里?
不就坐在那里吗?叫五郎噢。
讨厌啦,老板。

meow~叔就是看板猫啊 怎样

【鐵競】記梗·草原漢子x知青?

【對,我知道挺奇葩的,我會說這是因為和老爸看cctv1在播70週年忽然開的腦洞嗎?】
被扔到草原上在帳子裏教小朋友國文的競日孤鳴,在節日的篝火晚會上碰到了摔跤干翻了一圈人的鐵驌求衣,白天時候騎著馬,麻花辮繞在肩上。
被起鬨架秧子上去跳舞,不知道怎麽跳又手腳不協調,正想退下来的時候鐵驌求衣忽然上來和他一起跳,篝火映著兩個人的臉,情愫暗生。
由於競日孤鳴藏語並不很好,於是平時交流只能磕磕絆絆半猜半筆畫。競日孤鳴用手指在鐵驌求衣手心裏寫下一個一個漢字,鐵驌求衣理解之後再用藏語寫在競日孤鳴的手心裏。
然後第一發就在外面野戰啦,野戰完看個星星【突然開車】
競日孤鳴时常提起家鄉的好和美麗,這讓鐵驌求衣明白競日孤鳴還是想回去家鄉。
那麽最後會怎麽樣呢……我怎麽知道,我只是開個腦洞而已啊。

【劍酆】這是一個甜度爆表的故事

喝完酒後的酆都月和調酒師來了個一葉夜障情目。
事後酆都月翻臉不認人
劍無極每天一個告白
最後終於抱得美人歸
為酆都月放棄了去國外成為高級餐廳首席調酒師的機會。
酆都月投資讓劍無極開了自己夢寐以求的小酒館
酆都月辭職,兩人一起變成了深夜夫夫檔。
招牌自創調酒【西樓月】以其清澈凜冽卻暗含香甜的誘人味道大受欢迎。不過又稱第二杯必倒的酒。
只有一個叫做競日孤鳴的男人喝到了第三杯,但是也並沒有再喝過第二次,據說是因為回家後第二天會腰酸背痛【嘿嘿嘿】

【沒錯這就是這個故事的大綱了←等等?】
【沒錯,夾帶鐵競私貨】
【我怕lofter又自己更新,只好這樣先記下來咯】